当前位置首页国产剧《飞狐外传》

飞狐外传6.0

类型:大陆 中国大陆 2022 

主演:秦俊杰 梁洁 邢菲 林雨申 何润东 叶项明 黄梦莹 刘瑜峰 海铃 

导演:连奕名 

剧情简介

《飞狐外传》 - 飞狐外传梁洁版演员表  乾隆年间,少年胡斐为父报仇踏入险象丛生的江湖,从一个有勇无谋的莽撞少年,成长为心系苍生、为国为民的一代大侠的故事。在寻仇的路上,胡斐因为打抱不平得罪了恶霸凤天南,并与凤天南的女儿天山派女侠袁紫衣产生了一段相爱相杀的凄美爱情。胡斐找到苗人凤的时候,苗人凤已经被被阴险的田归农陷害,眼睛失明。胡斐不愿乘人之危,铤而走险来到药王谷寻求解药,在药王谷结识了毒手药王的弟子程灵素,两人发生了一段凄美的故事。随着线索的不断浮现,原来杀父仇人另有其人,胡斐逐渐对苗人凤产生了敬仰之情,胡斐最终除掉了真凶田归农,大仇得报,

《飞狐外传》1980电影演员有哪些?

金庸小说中的爱情不只经典,更具深广,一部作品通常会表现出多组、多种、多层次的爱情,《飞狐外传》就是这样一部作品。这篇小说的主题是描写主人公大侠胡斐的成长历程。在《飞狐外传》中,胡斐与袁紫衣、胡斐与程灵素、马春花与福康安,为我们展现了几组刻骨铭心的悲剧恋情。那么,一往情深的女子会如何对待薄情寡义的坏男人?出了家的人真的就能割舍得下爱吗?



金庸的《雪山飞狐》和《飞狐外传》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飞狐外传》是《雪山飞狐》的前传,却写于其后,二者相关联,却不完全统一。此书之中人物更为增多,人物性格更为丰满。该书在金庸作品中有比较重要地位,艺术成就较高,其中塑造的冰雪聪明侠骨柔情的女子程灵素,深受读者偏爱,并是金庸本人坦言最喜欢的人物。此书与《书剑恩仇录》亦有联系。《飞狐外传》补《雪山飞狐》之不足,写胡斐这个人的成长过程。在《外传》中,胡斐才是真正的主角。但是金庸为了要建立《雪山飞狐》已经写完的概念,在《外传》中,就处处受到牵制,所以胡斐在《外传》中,始终是乌云密布,不能霹雳一声,豪雨如注。除了胡斐遇到无尘道长,快刀斗快剑这一大段,可以令人眉飞色舞之外,像佛山镇上的情节,凤天南这个人,袁紫衣是凤天南的女儿这种情节安排,是金庸作品之中最令人郁闷的情节之一。《飞狐外传》的主段,欲放不放,但旁枝却精彩纷呈。“红花会”中的人物,在《外传》中出场不多,但是却光芒万丈,比在《书剑恩仇录》中更好。常赫志、常伯志在天下掌门人大会中救人,倏来倏去,神出鬼没,在《书剑》中就没有这样精彩片段。甚至陈家洛,忧郁不言,坟前洒泪,也比《书剑》中可爱得多。《飞狐外传》中有双生兄弟三对:倪不大、倪不小,常赫志、常伯志,马春花和福康安所生的一对双生子。金庸在写到倪不大、倪不小之际,十分传神,他们讲话,是一个讲一句,结合成为一段话的。年前,在台北遇到一对在电影界工作的双生子,发现他们讲话,是一个人讲半句,结合成一句话,比金庸的描述尤有过之,这是一种十分有趣的现象。再有机会改正时,倪不大、倪不小也可以每人说半句话?马春花所生的那对双生子,在《雪山飞狐》中已经成长,可惜金庸已经搁笔,不然,这一对玉雪可爱的人物,可以构成一部佳作。《飞狐外传》中另一枝精彩纷呈的旁枝,是有关“毒手药王”的一大段。“毒手药王”用毒,和西毒欧阳锋又全然不同,毒药、用毒的花样之多,看得人目眩心跳。《飞狐外传》在结构上非常清晰,以主人公胡斐的行动为经线,用其贯穿始终,在此之上衍生情节,构成纬线,简洁而不影响情节之丰富,表现出大家风范。发展情节时,作者把握住了跌宕起伏的节奏,避免平铺直叙,致使“铁厅逃生”“大闹佛山镇”、“寻访毒手药王”、“救马春花遇险”、“大闹掌门人大会”等高潮迭起,其间又有合理过渡,引人入胜。作者善于利用各种因素演绎故事,通过紧张的气氛、悬念构制高潮。他还善于将历史上的有关记载,合乎情理地丰满、演绎,顺理成章地纳入情节,甚至有的地方(如“佛山血印石”、“相国夫人下毒”、“福康安至淫”等)还以历史文献作注,在丰富情节编制的同时,又增加了作品的历史感。作者在场景、情节的叙述上、在人物性格的塑造上都突出显示了大家手笔。然而,袁紫衣的前后言行、性格等方面的不一致,是本书的一大败笔。很难让读者信服,纯粹是为了一个交代而生造出的交代。这部小说的文字风格,比较远离中国旧小说的传统,现在并没有改回来,但有两种情形是改了的:第一,对话中删除了含有现代气息的字眼和观念,人物的内心语言也是如此。第二,改写了太新文艺腔的、类似外国语文法的句子。

猜你喜欢